1号庄注册即送28-飞鹤再遭做空:亮出存款余额回应指控 中国乳企为何总被盯上?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飞鹤再遭做空 亮出存款余额回应指控 中国乳企为何总被盯上?

  记者 金晓岩 北京报道

  上市之后的飞鹤成为了公众公司,也为自己惹来不少的麻烦。自2019年11月飞鹤上市后不到10天,做空机构GMT Research就发布一份简单的做空报告,质疑中国飞鹤高营收和盈利,但多年未支付股息存在欺诈风险之后,不曾想,不到一年的时间,又一家沽空机构盯上飞鹤。

  7月8日,被称为“杀人鲸”的沽空机构Blue Orca Capital在其官网发布了一份长达64页的中国飞鹤奶粉研究报告,称飞鹤虚构业绩,并指出其与瑞幸咖啡业绩造假有相同之处。为此,7月9日,飞鹤及时发布澄清公告逐一回击该份做空报告。这不仅是飞鹤第二次被做空,此前国内其他乳企辉山和澳优也被做空过,引发思考的是,为何中国乳业频频被沽空机构盯上?

  飞鹤回应做空指控

  Blue Orca Capital在该做空报告中指出,飞鹤夸大了婴儿奶粉的收入,同时涉及虚报运营费用及夸大资本支出等行为。Blue Orca称,飞鹤在2019年的EBITDA和净利润率高于苹果、腾讯和阿里巴巴。据推测,从2017年至2019年,复合年均增长率为54%。“中国飞鹤的故事绝不是类似苹果或腾讯,而更像是Wirecard和瑞幸咖啡。”

  受此消息影响,7月8日,中国飞鹤早盘一度跌超8%。7月9日午间,飞鹤股价为16.86元,较前一日仍有小幅下跌。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该份做空报告中,Blue Orca罗列了飞鹤九大财务数据质疑点。包括通过未披露关联方物流公司的收入不实;夸大营收;有意少报了数十亿美元的运营费用;幽灵工厂和可疑的退税;夸大数十亿美元的资本支出掩盖虚假利润;审计机构低声誉问题;在美股上市10年后退市历程;在同一市场向同一客户群体销售同样的产品,飞鹤此前在美股公布的业绩和如今在港股公布的业绩差异过大;原生态牧业与飞鹤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等。

  在7月8日发布澄清公告后,7月9日,飞鹤董事会再次发布公告否认该报告中的有关指控,称报告中的相关指控毫无事实根据或为失实陈述。

  针对Blue Orca的九大做空指控,飞鹤在7月9日的公告中做出了具体回应。在财务数据方面,飞鹤表示,尼尔森统计的数据可反映行业发展趋势和竞争态势,但未必能用于全面反映本公司的实际运营情况。另外,公司未向中国商务部申报过运营数据,该报告中所谓的商务部数据并未提供明确来源或链接,其数据可信度成疑。

  针对运营费用的质疑,飞鹤回应称,截至2019年6月30日,集团共计拥有5422名全职员工。而该做空报告中所称的50000多名人员应该是包含了本集团经销商和终端零售店的所有市场服务人员所得出的数字。

  最后,对于公司的现金状况,飞鹤公布了银行存款余额超过1亿元的账户明细。澄清公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飞鹤银行存款余额超过148.69亿元,表明“公司的现金状况良好”。

  在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飞鹤和瑞幸是完全不同的两家公司,瑞幸咖啡在资本的加持下在短短两三年的时间内发展壮大,而飞鹤是中国最早的奶粉企业之一,目前已成立近60年,无论是规模还是营收,两家公司都没有可比性。

  为何中国乳业频频被沽空?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在登陆港交所之前,飞鹤曾于2003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在境外上市的乳品企业。2005年,飞鹤转板至美国纽交所中小板市场。然而,在美上市期间,飞鹤并未受到市场的追捧,其股价从最高点每股44美元滑落至2美元附近,最终以每普通股7.4美元的价格私有化退市。

  近几年,飞鹤业绩增长速度明显,公开数据显示,2017-2019年,飞鹤营收分别为58.87亿元、103.92亿元、137.22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1.6亿元、22.42亿元、39.35亿元。

  不过,此次飞鹤在香港上市后连续两次被做空依然值得引发业内思考,为何“受伤”的总是中国乳企?

  毕竟去年以来,中国乳业公司频繁成为做空机构的瞄准对象,这次做空飞鹤的杀人鲸资本,此前曾做空总部位于湖南长沙、占据中国羊奶粉市场半壁江山的澳优。

  2017年,辉山乳业也遭到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质疑,辉山乳业至少从2014年开始发布虚假财务报表,夸大资产价值及负债,过高的杠杆已使公司处于违约边缘,并称该公司“估值接近零”。而彼时的辉山乳业,以“报告所言毫无根据,歪曲之词随处可见”作为回应,公司股价也转跌为涨。

  过去几年,中国三、四线奶粉市场庞大而分散,各地区消费偏好不一,品牌认知薄弱,同时渠道专业地推不足,飞鹤自建地推团队无可厚非,但是现在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之所以中国乳企频繁被外资做空,乳业分析师宋亮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是因为近两年在食品领域,乳业增长相对较好,营收和利润均增长速度很高。尤其是中国乳企的发展速度已经高于外企品牌。外部做空机构对中国乳企在国内三四线市场的发展状况不了解,因此有对其相关质疑。

  “并且这些做空机构提出质疑的数据来源于第三方公司,而这些公司监测的数据大多来源于一二线市场,但这些采集的数据对飞鹤和澳优等企业来说是不合适的,因为他们的市场主力在三四线市场和四五线市场,因此做空机构采集的样本还是存在水分。”宋亮说。

.appendQr_wrap{border:1px solid #E6E6E6;padding:8px;}.appendQr_normal{float:left;}.appendQr_normal img{width:74px;}.appendQr_normal_txt{float:left;font-size:20px;line-height:74px;padding-left:20px;color:#333;}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志杰